????可如今,为了她,他变成了阶下囚,前往岭南荒原之地。

????云黛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理智,可难道她要这样隐忍一辈子,然后在心里愧疚一辈子?

????虽然心里已经难受的要颤抖,云黛还是死死忍住,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:“这是皇上的决定,太皇太后即便告诉我,我又能做什么?”

????“你怎么不能做?”太皇太后已经有些忍不住激动的情绪,她的声音变的尖锐,“他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,难道你就如此心冷如铁,无动于衷?”

????“太皇太后觉得,我能做什么?”

????“你去求皇帝!”太皇太后喝道,“皇帝一向宠爱你,此番之事,虽说是纾儿的错。可元璟未必就没有顺势而为,推波助澜的想法。”

????云黛道:“好,我会求皇上。但有一件事,我得让您知道,皇上介意我跟秦王走得近,我若是为秦王求他,说不定会适得其反。”

????“哀家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总之,你得对此事负责。”太皇太后寒着脸,“哀家给你三天时间,如果你不能成功把秦王带回来,哀家会从你身边带走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????云黛皱眉:“您何必威胁我?我肯定会管这事。”

????“呵,哀家怎么知道,你舍不舍得眼下的权势富贵?”太皇太后冷笑,“哀家活了这么多年,看过的人和事,太多。人心呐,有时候比地-狱还可怕。”

????她取出一枚紫色药丸,说道:“你把这个吃了。”

????云黛扫了眼:“这是什么?”

????“药。”太皇太后说道,“你放心,这药不会立即要你的命。只要三天内你带回秦王,哀家就把解药给你。哀家不想要你的命,只想确定,你会为秦王的事情尽心尽力,而不是在敷衍哀家。”

????云黛心中发寒,她盯着药丸看了一会,“如果,我不吃呢?”

????“那哀家只好把这个喂给晏儿吃。”

????“太皇太后还真是够狠的。”云黛强忍着怒意,“怎么说,晏儿也是您嫡亲的重孙子。”

????太皇太后淡淡说道:“哀家既然不想伤你性命,自然更不愿意伤晏儿性命。他是皇帝的嫡长子,身份贵重。哀家相信,皇后也不愿意他吃一点苦头。只是,我不能确定你是否能为了纾儿拼尽全力。眼下哀家没法子,只能指望你。”

????她把药送到云黛嘴边,说道:“吃了吧。如今晏儿嘴边也有一颗,如果你不吃,只能给晏儿吃。哀家是舍不得让那孩子吃苦头的。”

????云黛沉默片刻,伸出手,接过药丸,看也没看一眼,直接扔进嘴里。

????太皇太后露出满意的神情。

????“这药呢,三天内不会让你没命。但为了提醒你,每过两个时辰,都会发作一次,且一次比一次更痛苦。如果你要解除这痛苦,就尽快去想法子,把纾儿带回来。云丫头,你别怪哀家,你也是当娘的,相信你能理解哀家的一片苦心。”

????云黛没有说话。

????她对太皇太后仅存的那点敬意,也在此刻消失殆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