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九迎风寻找神国入口的办法,说来也很好理解。

????既然神国依然存在于这片时空当中,只是被用神力扭曲隐藏起来了,那么不管神力多么玄妙,神国和这片区域之间,都会存在一定数量的连接节点。

????只要能找出这些节点,就能找到进入神国入口,或者是自己打通一个入口。

????没过多长时间,九迎风就在于无谓的帮助下,找出了三个神国和这片区域的交汇节点。

????于是他收回神通,侧身对于无谓道:“好了,我们从二号节点突破,应该就能使翠玉的神国显露出真面目了。”

????其实神国和这片区域之间的节点远不止三个,神国的真正入口,他们也还没有找到,不过对九迎风而言,有这三个节点,就已经足够了。

????于无谓跟随九迎风全程解析,自然明白他口中的二号节点是哪个,神念一动,驱着飞舟来到二号节点面前。

????九迎风对于无谓道:“这三个节点正好构成一个枢纽,而这个节点是三个节点当中最为薄弱的,以我们俩的能力,完全可以将之暴力破坏。

????但是这个神国的设计者在设计神国构型之时,显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他将每个节点都分成了两部分,如果攻击其中一部分,就会受到来自另一部分的反噬。两部分一起攻击的话,破坏力就会被分散传递开来。

????不过他的设计还是有些不平衡,一会儿我出手破坏节点的下半部分,于兄弟你就在上方帮我挡一下来自上面的反噬,下面构型更稳定,可相应的,产生的反噬也会更小。”

????九迎风这番交代,不仅是在向于无谓安排任务,更是为他解释了这个节点中各个部分的作用。

????一直在试图解析这些节点的于无谓,本来还因为这些完全陌生的神道构型而摸不着头脑,听完九迎风的解释,再结合他本身对此类阵法的理解,顿时恍然大悟。

????如同在一团乱麻中,找到了线头一般,接下只需要顺着线头延伸,就可以抽丝剥茧一般,将这些节点的构型解析出来。

????他道了一身好,然后唤出山河图鉴来,将之放大数倍,就像一块青铜巨幕,将下方的所有人,都笼罩了起来。

????九迎风见状,也踏步离开飞舟,猛地朝下方的节点轰去,受他攻击,四周的山地都摇晃起来,真有地动山摇的威势。

????然而动静更大的,还是来自于无谓头顶上的山河图鉴。

????当九迎风拳头落在节点下部时,于无谓头顶上的山河图鉴,就仿佛一潭五颜六色的水彩,被从天而降的陨石击中一般,喷涌溅射出各种颜色的灵光,并剧烈的摇动起来。

????不过节点反噬闹出的声势虽然巨大,可山河图鉴终究挡住了。毕竟这是一件六炼法器,就算于无谓祭炼的层数不多,用来防御这缺乏变化的步虚一击却也绰绰有余。

????挡住了这一波,后面的压力和动静就要小多了。九迎风方才那一拳,已经在节点下部打开一道裂缝,使之难以流畅运转,于无谓这边遭受的反噬自然也就要小上许多。

????九迎风又是三拳之后,这处节点终于轰然崩溃,紧接着,就像是一栋被拆掉地基的房子一般,这个节点所在的枢纽也跟着崩溃了。

????由于这个枢纽是属于位置比较重要的那种,旁边几个附属的枢纽也随之破坏,当构筑起这些枢纽的神力大部分都逸散掉之后,一个入口,终于出现在了于无谓等人面前。

????隔着入口,于无谓似乎也能听到神国当中传出的渺渺仙音,还有温暖湿润的清风,清新舒畅的空气。

????不要说是意志薄弱的韩志,就连精神颇为强大的花缤,面对缺口中传来的隐约声影,都有种立即投身其中的冲动。

????于无谓笑着感慨道:“看来这位翠玉仙子还真有些道行,搞得有模有样的。”

????他还把通明、罗生以及赵武明三人都放了出来:“你们三个也算是翠玉仙子的信徒,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,见识下祂的神国好了。”

????刚出来的时候,通明三人还有些恍惚,差点就直接冲进了神国当中,幸亏于无谓早有准备,打出一道清心符,给这三人保持了神魂清明,才让他们停下了不由自主的脚步。

????身边突然多出三个人来,任谁都要吓一跳,不过韩志和花缤今天已经见识过太多超出想象的事,因此在短暂的惊讶之后,他们的心绪又很快平复下来。

????不仅如此,花缤甚至还主动上前来,对看上去最为和善的通明道:“在下聚贤庄花缤,三位朋友是”

????也难怪他如此,通明、罗生、赵武明三人,一僧一邪一官,又没有于无谓和九迎风那种独特的世外气质,看上去实在太像是江湖人了些。

????通明用余光看了于无谓一眼,见他没有表示,便哈了一声,道:“我们三个,以前都是翠玉座下的打手,如今跟在于上仙身边,做些杂事。”

????其实于无谓从来没有应允过通明等人什么,就和花缤一样,不过他心里确实也有利用这三个神鬼研究一些法门的打算就是了。

????因此对通明的这种说法,他并没有出言纠正。通明见此,心中更喜,他这人成佛作祖惯了,见识的人心鬼域就多,法体损坏之后,他不再受到外邪的干扰,神智清醒许多,花花肠子自然也就多了。

????他故意这么说,一来是试探下于无谓的态度,二来嘛,也是看出了花缤和韩志多半就是于无谓新收的随从,他作为老人,自然也要在脸上贴点金,将来才不至于被新人看扁了去。

????按说花缤和韩志也是手下管着百十号人,当家作主,见多识广的人物,可还真没看出来通明这一身虎皮。

????花缤还暗自叹息,难怪于无谓不要他这个送上门来的随从,原来是有人捷足先登了。

????可不管怎么说,自己终究还是有机会的,花缤定下心思,脸上又堆起笑容,和通明客套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