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沈隆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如今的模样,头戴束发金冠,身披红袍,腰围金带,倒是有些风骚,不过配着这张脸看起来却是颇为俊俏,怪不得穆念慈能够一见钟情。

????根据记忆得知,原来今年杨康才十七岁,距离嘉兴烟雨楼之约还有一年时间,杨康还没有和穆念慈比武招亲,也没有遇到杨铁心,如今那么一切都还来得及。

????那么,就在这一年时间里找到杨铁心,然后带着包惜弱一起离开王府吧,等杨铁心和包惜弱都平安之后,再考虑复仇的事情,眼下欧阳克尚未到来,留在完颜洪烈身边的只有沙通天、侯通海、梁子翁和灵智上人这些二流货色而已,沈隆完全应付得来。

????只是完颜洪烈对杨康终究有养育之恩,杀了他不知道会不会有违侠义道德,沈隆还有点摸不太准,《说岳》全传里除了陆文龙之外,还有一个和杨康略有相似的人物。

????曹宁有万夫不当之勇,在北国号称比陆文龙更厉害的勇将,使乌油十字三叉条纹枪,因父降金,误入番营,后受王佐大义所感,遂叛金降宋。曹荣得知其子降宋后,亲自引兵追来,被曹宁一枪刺死,曹宁见到岳飞后,岳飞责备他杀了自己的父亲,曹宁羞愧难当,自刎而死。

????完颜洪烈虽然不是杨康的亲生父亲,可也把他养了这么大,如果直接杀死会不会受到和曹宁一样的苛责?可当年牛家村惨案乃是完颜洪烈一手策划,如果不杀了他,念头恐怕无法通达,不过沈隆早就想好了对策,料想按照他所想的那么去做,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????王府之中似乎还有不少好东西,趁着还有一年时间,不去弄来享用一番就太可惜了,于是沈隆推门出来,叫过一名仆役,“带我去梁子翁那儿。”

????“是,小王爷,这边请!”仆役不疑有他,带着沈隆穿过几道门,来到侧院梁子翁的住处,自从在大宋遇到江南七怪之后,完颜洪烈就对武林人士非常忌惮,回来后就开始招揽武林高手,因此对梁子翁等人十分客气,待遇都相当不错。

????沈隆要找梁子翁自然是冲着他饲养的大蝮蛇去的,他在辽东害死了一个身受重伤的前辈异人,从他衣囊中得了一本武学秘本和十余张药方,照法修练研习,自此武功了得,兼而精通药理,药方中有一方是以药养蛇、从而易筋壮体的秘诀,他照方采集药材,又费了千辛万苦,在深山密林中捕到了一条奇毒的大蝮蛇,以各种珍奇的药物饲养,那蛇体色本是灰黑,服了丹砂、参茸等药物后渐渐变红,喂养十多年后,已经接近大成。

????可惜梁子翁运气不好,辛辛苦苦养的蝮蛇却被郭靖捡了便宜,但是郭靖是直接喝的蛇血,没能完全发挥药效,沈隆琢磨着等梁子翁把蛇养好了,自己直接抢过来,然后参考他的药方和胡青牛、王难姑的医术,肯定能配出更好的药丸来。

????梁子翁可不是什么好人,当年采阴补阳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姑娘,从他手里抢东西,沈隆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。

????见小王爷来访,梁子翁赶紧出来迎接,双方说了些闲话,沈隆趁着梁子翁不注意,在他身上打了个魔法印记,可以让自己掌握他的行踪,然后就回到自己的院子。

????接下来几日,沈隆慢慢练习武艺,并等待合适的机会,这一日晚上,发觉梁子翁出了王府,沈隆觉得时机已到,马上跟了出去,在城外一处荒山将过来采药的梁子翁拦住。

????“阁下是谁?”沈隆黑衣蒙面,梁子翁并没有认出他来,只觉得在这种场合下遇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,于是暗地里摸出了几枚见血封喉的子午透骨钉。

????沈隆懒得和他废话,直接使出了降龙十八掌,梁子翁顿时肝胆欲裂,当年他在辽东作恶多端遇到了洪七公被拔了满头头发,现如今看到一位会使降龙十八掌的高手,还以为洪七公的传人来了,连忙一边躲避一边求饶。

????梁子翁的功夫原本就很一般,连柯镇恶、朱聪都不如,最多和南希仁不相上下而已,沈隆足以轻松应付,再加上现如今他失了胆气,只顾得逃跑根本不敢反抗,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被沈隆毙于掌下,这还是他想看看辽东野狐拳的缘故,若是想直接杀死梁子翁还会更快。

????处理完尸首,沈隆从梁子翁身上搜到了药方还有武功秘籍,他仔细研究了下,发现这些药方都大有改进之处,换上几种配药药效肯定更佳。

????回到王府之后,沈隆没急着去收取那条蝮蛇,一直到过了些几日,梁子翁的尸首在城外被人发现之后才给了些钱把梁子翁的人遣散,将蝮蛇收入自己手中。

????沈隆打量着这条蝮蛇啧啧称奇,这么好的东西只有一条实在是太可惜了,得想办法大规模养殖才行啊,要是有机会再去襄阳城外找找菩斯曲蛇,这种天材地宝一旦可以大规模养殖,马院士一定很开心吧?

????于是沈隆又去找了几条母蛇,打算试试看能不能将其繁衍开来,却不料这件事儿引起了包惜弱的担忧,把他叫了过去。

????来到王府中和牛家村一模一样的破屋里,沈隆见到了包惜弱,行礼之后包惜弱询问了一番,沈隆借口炼强身健体的药物将其敷衍过去。

????“终究是些毒物,康儿须得小心些才是,平日里让那些下人照看便是,切不可以身犯险。”包惜弱叮嘱道,看得出来,她对杨康十分溺爱,杨康养成那种性子和她的溺爱也有分不开的关系。

????“孩儿记住了。”沈隆答应下来。

????又说了几句,包惜弱提起了另一件事,“对了,丘道长不日就会来上京,丘道长一向严厉,你切不可惹他生气。”对于丘处机,包惜弱可谓是心情复杂,如果不是他,相比自己还在牛家村好生呆着吧?

????“孩儿知道了。”终于来了啊,到时候我倒要好好问问他。